fishermen  

 

  如果不堅信預言會成真,改變命運的悲劇是否就不會發生?

 

  奇戈契.歐比奧馬,《浮生釣手》

 

 

  奈及利亞一個多麼陌生又遙遠的國家,老實講我連它在非洲哪裡都不知道(非洲我知道的只有南非、埃及、肯亞和坦尚尼亞),盛產什麼歷史文化風土民情那啥的當然更不用說(諷刺的兩年前發生博科聖地綁架多達219名女學生的大新聞我居然記不起來是在奈及利亞…),黑暗大陸和非洲大獵是我對這塊土地最初的印象雖然到現在仍是這樣,而《浮生釣手》恰好能讓我一窺這個陌生國家與其不同於西方觀點報導的真實面向…

 

  其實作者序就已經破梗了根本導讀,作者在序文內將帝國主義殖民史縮影和部族衝突簡略的交代,對像我這樣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讀者來說簡直是黑暗中的曙光,記個概梗後開始閱讀,即便一開始仍有些無法進入狀況,但隨著阿布魯的預言撕裂兄弟間的感情,陰影與不安逐漸籠罩亞古一家直至悲劇發生,先前的導讀如同解析般讓我能用互文的方式將部族和殖民縮影代入角色與劇情,使原本就揪心的故事讀來更加悲痛不忍,呈現出奈及利亞人民無法當家作主,仍受強權遺毒支配的苦難生活。

 

  希望就像蝌蚪。

  你抓到牠了,將牠放在罐子帶回家,雖然水質乾淨,牠卻很快就死了。

 

  藉由年幼的主角之眼娓娓道來事情的前因後果,這使癲狂的阿布魯與其帶來毀滅的預言顯得更加駭人,目睹手足相殘與情感破碎的過程變化讓人於心不忍卻也無可奈何;深扎在靈魂中最原始的本性與恐懼是如此容易的挑起,不管是直觀的兄弟鬩牆還是隱喻的族群隔閡,作者都以毫不保留近乎殘忍方式的描寫,結局悲涼寫實,不僅打破幻想不讓讀者心存僥倖,也將奈及利亞這個國家與其現況以如此深刻的方式留在讀者腦海中。

 

  跳脫《浮生釣手》的兄弟悲劇,回過頭凝視這塊在台灣人眼中普遍被視為落後和未開發的大陸,對唯歐美馬首是瞻的我們來說何嘗又不是另一種鏡像投射?

  從單一視角的凝視逐漸失去本土化的認同(被殖民者的悲哀)到族群利益的操弄分裂,雖沒到一則寓言就使人血濺當場的地步,但長久下來的麻木與退讓,怎可保證預言不會以另一種形式實現呢?

 

 

 

  書名:《浮生釣手》

     The Fishermen

  作者:奇戈契.歐比奧馬

  出版社:大塊

  入手方式:試讀活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的頭像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及時行樂。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真的,不知道他的導讀會什麼要寫得那麼直白,害我看完就想說那後面就不用看了吧 @@

    這篇《浮生釣手》我的發文日是七月二十四日,沒想到隔這麼久才看到夏夏發文啊,果然是我發得太快了嗎 = =
  • 導讀就是我的導航,不然我真的看不懂其中的隱喻(摀臉)
    是你看太快了啦!我前陣子都在追劇,是追完感到空虛和有截稿壓力才開始翻試讀( ̄ω ̄)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於 2016/08/15 17: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