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_162507  

保加利亞和土耳其碰到的那些人那些事

 

  這是我第二次去土耳其自助,上一次正巧碰到土國遭逢恐攻的旅遊寒冬又正逢淡季,觀光客真的超爆少,不過仍有搭伴到聊得來的中國室友;中國姑娘原是雜誌編輯,辭職後自助各國從非洲摩洛哥行經埃及一路玩到土耳其,在非洲出入關笑說沒有被關小黑屋不算來過(有沒有那麼恐怖),興趣除了拍照外也熱中用微信朋友圈代購,在我倆結伴遊伊斯坦堡這段期間我看她瘋狂的在超市、藥局(聽說某法國保養品牌在土國特別便宜,強國人超愛)和服飾店拍照發群組,如果有人要立刻打錢給她(好吧,這我不得不承認電子支付還挺方便的,但前提是做東的不是極權政府),這種類現套模式真的超好賺,我就一直看她買買買賣賣賣,也被她分享強國人特別喜歡什麼,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埃及虎牌膏藥,我聽到當下一臉黑人問號:那什麼鬼!?

 

  聽說淘寶熱賣但也很容易買到假貨,所以她們這種人肉背(自己去埃及買)的賣得特別好,一片我忘了多少但價錢還真的很暴利不知道現在行情怎樣,中國姑娘也很熱情的分了我兩片,我把它剪成好幾片拿來貼,不過除了熱熱的外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個人還是覺得日本的比較好啦(去日本買買買的表示)

  另外比較有意思也是我孤陋寡聞的是我問說「你們怎麼繳稅啊」,她回說不用,政府都直接從薪水裡扣,讓我=口=

  哦,不愧是強國政府,厲害。

 

  這次去土國自助一樣碰上好聊的中國人,但諷刺的是這兩位分別在中國政治位階的兩個極端:一位是父母被抓去再教育營、不得不流亡土耳其的東突厥斯坦人(新疆人),一位是擁有澳洲居留權、在北京有房、現在已退休在自助環遊世界的阿姨(紅二代出身)

 

  被娘親叮嚀要多買幾個皮夾(土耳其產皮件),因為上次買的皮夾精美耐用所以我又跑回那家皮件批發店去買,顧店的店員看我東方面孔就問說會說中文嗎,我說「會,我是台灣人」,然後就開啟共同統一戰線模式了(?)

 20161216_124021  

  新疆集中營,中共稱「再教育營」,記得是莫約是去年這個時候網路盛傳中國封鎖新疆鐵路(新疆無預警停售火出票),大家不斷討論猜測到底發生了什事情,結果過沒多久就看到集中營的消息。

 

  東突厥斯坦先生(以下簡稱維吾爾先生,東突厥斯坦是他們對外自稱,不會稱呼自己是新疆人)說集中營其實17年就開始抓人了,他和父母以前都是在中國和土耳其間來往採買做批發生意,但17年雙親被帶走後他就不敢回中國只能留在土耳其,雖然目前有土國的居留權,不過中國護照的有效期限一過他有可能被遣返回去(他有排隊申請土國的難民庇護),他還問我說台灣有《難民法》嗎,有沒有辦法庇護被中國迫害的東突厥斯坦人,正巧我剛看完《報導者》針對16年土國政變土耳其人後流亡海外的報導,我面有難色的回答:「我們沒有《難民法》或相關法律條文,目前只能個案處理,而且你也知道中共和台灣的關係,《難民法》要修訂有很多顧慮,除了民意外還有國安方面…」

 

  他點頭表示理解,但我還是感到有些難過所以就想換個話題,剛剛有聽維吾爾先生說他在這裡有個女兒,便問說「那女兒是土耳其國籍嗎?有沒有可能像美國一樣依親呢?」,他又搖搖頭回答:他女兒沒有土耳其國籍(雖然是在土國出生),女兒的居留權還需要有土國人當擔保才能拿到,讓我……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沮喪,他便安慰我或許可以很快取得正式的庇護,畢竟土耳其和他們一樣同屬突厥民族,情況應該不會太糟糕。

  我問他不怕土國政府應中共要求將滯留在土國的東突厥斯坦人交出來嗎?(看到現在艾爾多安對中共的發言我覺得情況樂觀不起來)維吾爾先生說不怕,中共也不會要,因為他們會將革命的火種帶回去,對中共來說他們是燙手山芋,不要回來最好,不過這想法我個人覺得樂觀過頭…嗯。

 

  之後我們又交流了一些關於中共對新疆的打壓,他說現在已經不敢也不能聯絡中國的親友,就算迫不得已要發文也只能用漢語不能打維文,要看親戚的現況都是把他們拉黑,不然中共會順藤摸瓜的監視到,可能會因此讓國內的親友被送集中營(對,你有親友在海外就構成進集中營的條件)

  最後我們倆相互勉勵,台灣加油東突厥斯坦加油,一定要比中共撐得久,撐到它倒台的那一天,也希望維吾爾先生和他女兒能早日取得庇護資格,不用再煩惱護照與遣返問題。

 

  光譜另一端的阿姨(其實快要能叫奶奶了,68歲,但保養好到看起來只有五十多)是紅二代出身,80年改革開放後靠「家裡關係」幫人居中牽線賺傭金(她完全不諱言讓我也有點詫異),90年代移居澳洲擁有居留權,雖然住在華人社區不會說英文但也沒有新聞上的海外強國人一樣祖國好棒棒,她願意聽我說像是一帶一路、華為資案問題或美中貿易戰的超委婉批判(我是用中共擴張海外霸權和經濟侵略的角度來講,不提民主人權),聽得還津津有味問說我是不是念政治的,這些她在新聞上都沒看到(另一個角度驗證中資對澳洲的滲透,基本上澳洲華人社群只剩下一種聲音了),我說你可以看看BBC或紐時中文網,換個新聞平台就能看到那些新聞了。

  阿姨對中共沒什麼想法,就是個每年會回去北京玩孫子的地方,但空氣品質很糟是真的,北京的房要不要賣讓她很困擾(好奢侈的煩惱)

 

  她覺得土耳其的東西超便宜,我們倆吃土耳其的傳統甜點加飲料在上海只夠買一杯咖啡(她還特地拍照片發給朋友看),去巴札逛街時看大家大包小包的直說要是她再年輕點的話就來這裡創業搞物流配送,你看中國人的消費力多驚人,要是能像順豐一樣在這裡收件直接送回中國鐵定賺(她真的跑去問攤商有沒有和物流業者合作XD),我默默在旁邊補了一句:如果真的有得賺應該早就被特定業者吃下來了吧,外來者沒有後台根本打不進去哦。

 20190413_114143 

  甜到爆炸和份量熱量能當正餐的土耳其甜點。

 

  雖然住在澳洲但社交平台依舊是使用微信(無怪乎接收新聞都是紅色的),她邀我加微信朋友圈,但我說基於資安問題沒辦法,FB倒是沒問題,所以我們就加了朋友,只是使用習慣不是一下子能改過來的,所以現在基本上是處於失聯狀態XD

 

  另外還有在保加利亞遇到的中國背包客,是個一人自助的阿北,和另一團退休自助的中國背包客(我的體質似乎挺容易遇到中國人)分享之前去科索沃和黑山的經驗,我問說中國出國簽證要一個個申請不是挺麻煩的嗎?他說他有美簽,在我的邏輯裡美簽是去美國才要的簽證,所以又問了個在他眼裡看來很傻很天真白癡的問題:美簽可以去很多國家嗎?

  在那一刻他真的是用看智障的表情看我,反問不然呢?不然你是怎麼出來的?

  我說台灣來歐洲基本上免簽啊,我以為美簽只能去美國,所以美簽要怎麼申請啊?

  我當下只是好奇隨口問的,結果他態度丕變一臉防備問我:你問這個做什麼?

 

  呃、就好奇啊,這應該不是什麼敏感問題吧,至少在台灣是這樣。

  對話我就沒再繼續了,在海外問個美簽也會被人給提防是擔心我去打小報告?,不難想像和推論中共對於人民持有美簽的態度(嘆氣)

 

 

 

    全站熱搜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