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IsG59X  

 

  是什麼時候開始關心新疆對新疆感興趣的呢

  說來也很悲哀,是在中共開始加大打壓維吾爾族和各種沒辦法想像這是發生在現代國家的新聞陸續流出來,我才開始對所謂的新疆維吾爾有概念,不然都一直停留在國高中地理課本的哈密瓜和坎兒井(乾),甚至連新疆確切的地理位置、與什麼國家接壤和相鄰省分都不清楚,就連新疆產棉都是最近平價時尚扯入中共血棉花的新聞才知道的(掩面)

 

  《東突厥斯坦》是以維吾爾族人的視角娓娓道來那些被中共隱藏在漂亮數據、民族團結和尊重少數民族自治等口號下,掀開外人無法窺看的政策資源掠奪與早就開始的文化語言滅絕,維吾爾人在自己的土地「維吾爾自治區」被剝削和歧視,淪為次等公民的真實生活樣貌。

 

  在閱讀本書前就已經知道新疆集中營的慘況,原以為內容再怎麼樣也不會嚇到我,但讀了之後才發現…

 

  乾,我錯了,我體會到歐洲人第一次聽聞到納粹滅絕營存在的不敢置信和「這絕對是騙人的吧」的超現實荒謬感,且恐怖的是《東突厥斯坦》成書於2005年,作者所紀錄的社會觀察在05年就已經糟成這樣,根本無法想見在05年到20年維族人的生活究竟有多慘。

 

  在中共建國後大量漢人移入新疆,和原本就住紮在當地的解放軍一起編制為新疆軍墾生產建設兵團(準軍事體系),從50年代的十來萬人至2001年末擴充到245萬人;新疆軍墾生產建設兵團(簡稱兵團)擁有自己的農牧場、企業單位、上市控股公司、大學和醫院,有自己獨立的公檢法系統,財政獨立(與地方政府無關),不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管轄,直屬中央軍委會,並持續大規模從內地引進漢人勞動力。

 

  擁有自己的農牧場是什麼樣的概念?

  新疆土地佔中國總面積1/6,但幾乎都是沙漠,只有占地4.2%的綠洲可供人居住生活,而兵團擁有的耕地面積占新疆耕地總面積的1/4(截至05年統計)

 

  漢人與維吾爾族人在這50年間的人口比與分布已大幅改變,漢族集中居住在以烏魯木齊為中心的「天山北坡經濟帶」,而中共對外宣稱大規模提供資金建設的工業基地幾乎都集中在此,工業總產值佔新疆工業總產值71%,經濟帶居民80%為漢族,維族人不足8%。

 /tmp/phpmXOtFi 

  新疆的區域分布圖,藍色為南疆,紅色為東疆,黃色為北疆。

  圖片取自Wik

 

  對照以工業和漢族為主的北疆,維族人集中住在南疆,並以農業(棉花)為主要收入來源。

 

  新疆最大的經濟資源是一黑一白:石油和棉花。

  中央在石油和天然氣等礦產開採和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大量資金,但這並未給當地百姓帶來就業機會,因為這些投資專案並不從當地聘僱勞力,而是從內地引進「熟練工人」;僅在塔里木油田的開發過程中,中國石化就從東北大慶和勝利油田招募石油工人和家屬二十萬人落戶新疆。

 

  至於棉花,從數據來看2001年新疆棉花產量達157萬噸,佔全國產量1/3,為全國最大產棉基地。

  過去政府對新疆棉花實行統購統銷,到98年才開始實行市場定價,但相對於北疆已經開始引進工業用採棉機,南疆仍是傳統的人工採棉,且因南疆主要產業為農業,各州、市、縣政府無企業稅收來源,只能把農村當作唯一的財政支柱,一方面不斷以各種名義向農民增收苛捐雜稅,一方面又強制農民種植經濟效益較高的棉花,並以低價統購從中牟取暴利,進而保證地方政府的財源。

 

  沒有最慘只有更慘,你以為新疆集中營的強制勞動是17年後才有的,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在新疆農村除了自己的農活外,每年一般有約三個月左右的強迫集體無償勞動的義務,叫做「哈夏爾」。地方政府每年強迫所有維吾爾族農民,不分男女老幼集體到野外為政府挖水渠、修路、建水庫和大壩,無任何酬勞,也不供餐,吃喝自理棉被還要自己帶,不去會被罰款(一天罰20至30元不等),無法支付罰金會被抄家,家裡的牲口會被捉去抵債。

  除了「公共建設」外,義務勞動還包括要求農民到郊外集體開荒,把開墾好的農田移轉給內地遷來的漢族移民使用。

 

  除此之外,政府也強迫維吾爾農民集體去建設兵團「幫助」漢族人的農場採收棉花,任務期限約一到兩個月,每採收一公斤棉花給4毛錢,每人每天任務50公斤,晚上只能睡田裡,不想去就要付錢雇人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根本現代農奴,看得我下巴都快掉下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新疆(尤其是維族主要居住的南疆)牢牢被共產黨握在手裡,外人進不來,訊息當然也出不去,更遑論是落後貧困的鄉村,以中共誇張的土皇帝地方官作風確實是幹得出來。

 

  至於被外人所詬病、認為是文化滅絕的雙語教育,中共早在90年代就開始推展了,有「新疆王」之稱的王樂泉下令高等學校一律停止維語授課,改用漢語授課,也要教育部門要求所有維族學生要從小學接受漢語教學。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新疆政府強推雙語教學的目的是要讓新一代維族兒童失去母語,用漢語說話用漢語思維,藉此加快漢化速度。

  除了針對下一代的雙語教育,王樂泉還下達公文規定,在新疆各級學校任職的維族教師,必須通過漢語水準考試HSK8,無數維族教師因沒通過考試而被辭退,其中包括在大學任教、擁有碩博士學位的知名學者。

  這不單單針對教育界,而是涵蓋整個社會階層,政府機關下達通令:漢語水準達不到標準的維族人不能就業工作。

 

  雙語教學在新疆已全面上路,更甚者如和田地區當局甚至下令學校教育單位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2017.09)。

 /tmp/phpW37WpE  

  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能說自己的語言,有什麼比這個更荒謬悲哀的?

 

  而總是被拿來當作宣傳的少數民族高考優惠政策,很多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央對少數民族的高考優惠錄取分數確實比漢族低,但要享有這種優惠必須是民考漢(少數民族考漢語,而非只要是少數民族就直接加分),以此鼓勵少數民族上漢語學校,目的是加快同化速度,同時達到宣傳目的,並挑起漢族對其他民族的對立不滿情緒。

 

  看看新疆的雙語政策,再看看即將要在蒙古推動的雙語政策,從新疆政府的政策制定、執行和影響的各種面向,大概也能借鏡推敲個一二。

 

  還有許多關於生育政策、就業歧視和資源掠奪等就不多做贅述,非常推薦對新疆/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有興趣的朋友閱讀這本書,不僅了解新疆/東突,也能從中了解中共對少數民族的各種政策制定、執行與對內宣傳的配合是怎麼操作的。

 

  P.S要是本書能夠附上圖表,將產業結構、族群人口比和油田棉田等資料做成分布圖那就更棒了。

 

 

  書名:《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作者:霍爾.唐日塔格

  出版社:前衛

 

    文章標籤

    東突厥斯坦 維吾爾 新疆

    全站熱搜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