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運舊文,寫於49話後,雖然創哥發便當了但我依舊一日兵團終身兵團嚶嚶嚶嚶!!!

 

  CP:兵團/里維 × 艾爾文

   49話後續捏造

 

 

 

  「你來了。」

  敲門的聲響讓靠坐在床上的男人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和走進房間的里維打了聲招呼。

 

  距離調查兵團成功奪回艾倫退回特羅斯特區已經過了兩天,牆外發生的事里維已經聽部下詳細報告過,當中也包括艾爾文負傷的部份。

 

  金髮沒有梳理成整齊的三七分,而是稍顯凌亂地垂在額前,雖然坐姿一如既往地端正挺拔,但因大量失血顯得過於蒼白的臉色讓男人看來既疲憊又脆弱;在招呼後他將注意力轉回手上的文件,要不是空盪的右袖過於刺眼和房內瀰漫的濃厚藥味,這稱不上陌生的景象讓里維莫名感到有些不真實。

 

  里維面無表情地拉了張椅子坐到床邊,沉默的注視男人書寫起來動作與慣用手無異的左手;他知道艾爾文可以左右開弓,但自己並未看過對方用左手批閱文件,沒想到居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現在想想還真的是有夠諷刺。

 

  「最快明天就會收到王都那邊的消息。」

  男人的話讓里維的肩膀動了一下。

  從特羅斯特區趕往內地就算中途不停留至少也得花上一天的時間,來回兩天再加上決策懲處的討論,三天確實差不多。

 

  對戰智慧型巨人和艾倫的奪回作戰讓調查兵團遭受毀滅性的打擊,艾爾文˙史密斯做為團長難辭其咎,從特羅斯特傳回的消息讓原本支持兵團的商會決定抽手不再提供資金,輿論由中立瞬間轉為一面倒的責難。在保守派和騎牆派的煽動運作下,廢除調查兵團的聲音甚囂塵上,雖然王都最終的決議還沒下來,但看到調查兵團現在的慘況--不只是駐紮兵團,就連兵團內部都有人悲觀的認為:調查兵團被解散只是時間早晚的事。

 

  雙手抱胸背靠著椅背,里維專心聽著艾爾文講述他所預估的狀況和因應對策。

  雖然表面上情勢對調查兵團極為不利,但對長期進出王都與內地高層和商會打交道的艾爾文來說,這不過是另一場檯面下的政爭。為維持軍政權的穩定,以及做為用來牽制憲兵團和安撫自由派的棋子,調查兵團還有利用價值與存在的必要性,高層不會如此就輕易捨棄,但這次奪還戰的成果和犧牲遠不成比例,別說是奪回瑪利亞之牆、前往位於希干錫納區耶格爾家的地下室解開巨人之力的秘密,就連兵團能否再次進行牆外調查維持運作都是問題。

  撤換團長,剝奪調查兵團的獨立指揮權,將其併入隸屬駐紮兵團轄下,表面上是懲處實際上卻是架空權力--這是艾爾文所推測最壞的情況。

 

  …已經把他們當成看門狗迫不及待的要開始瓜分了嗎?

  想到那些豬玀歡天喜地的樣子,他不屑的冷哼了聲。

 

  交代完後,男人又斷斷續續地將記載需要轉移和銷毀的資料交付給他。里維翹著腿一張張掃過這些過往只會經由艾爾文和韓吉整理批閱的文件,物資調度和組織管理從來不是他擅長的,但為了兵團的未來與掌握日後再起的機會,他必須強迫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事給記憶消化;不再交談的兩人專注在各自的事務上,這讓房內只剩下翻閱紙張的稀疏聲…

 

 

 

  重物墜地的聲響和男人的悶哼聲讓里維猛然抬起頭。

  原本靠坐在床上艾爾文此時表情痛苦的倒臥在地,刺眼的腥紅從右肩蔓延開來,這個畫面讓他看得心臟差點沒停止,立刻丟下手上的東西衝上前扶起對方,壓抑著快爆發的情緒低吼道:「艾爾文你搞什麼?」

 

  「…抱歉。」強忍著暈眩和傷口撕裂的疼痛扯出了個難看的笑容,男人在里維的攙扶下勉強撐起身體,將握著筆的左手舉到對方面前:「我只是想撿個筆,沒想到--」

 

  艾爾文話還沒說完就被里維粗魯的打斷。

  「你白痴啊!傷患就給我乖乖躺好。」筆掉了不會叫我撿嗎?

 

  最後那句話里維沒說出口,失去手臂連撿筆這麼簡單的動作都要人代勞,刻意避開不去提起是他僅能做的笨拙體貼。攬著男人的腰,他試著在不碰到傷口的情況下把對方扶回床上,但男人的重量全壓在自己身上,有所顧忌又半蹲在地的姿勢讓他無法抱著對方起身,只能調整重心坐回地上,然後半扶半抱的讓男人能用個較為舒服的姿勢倚著自己。

 

  感覺托著自己的手臂有略微施力,艾爾文以為里維會直接把自己給扶回床上,但里維只是微微起身,收緊環在腰上的手後便扶著自己蹲坐了下來。

  對方的動作讓艾爾文感到有些困惑,他側過頭望向表情始終冷硬的男人。

  「里維?」

 

  里維沒有回應,只是把體溫偏低的上司抱得更緊了些。

  那些內容明顯經過調整的資料不用想也知道是艾爾文在回到特羅斯特區後整理的…。嘖,你這傢伙從包紮後就沒好好休息過吧?臉色白的跟鬼一樣,一副隨時會倒下去的樣子,拜託你也多少有點傷患的自覺好嗎?

 

  喂,休息一下吧。

 

  他想對男人說,可他開不了口。他知道艾爾文是對的,他們沒有多少時間。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希望--

 

  「艾爾文。」

 

  「嗯?」

 

  「你好重啊。」

 

  「抱歉…」

 

  「別動」里維制止男人掙扎著想要起身的動作,「我腳麻了,暫時起不來,你就先將就靠著一下吧。」

 

  說完,他感覺到靠在身上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後細不可微地嘆了口氣,原本還有些僵硬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推拒的左手慢慢地環上了自己的背。

  「里維。」耳畔傳來的聲音帶著絲淡淡的笑意:「那就先借我這樣靠著吧。」

 

  「嗯。」

 

 

  Fin

 

 

  兩人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是想在創哥下重手前寫個活跳跳的團長(被削後頸)

  努力不要去想失血過多又無法輸血的下場_(:3 」∠)_

 

  17.09.201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的頭像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及時行樂。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