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_1533030766_68783_4  

 

  日本雖說會支援蒙古人從中國獨立,但實際上也背叛了。我們以為一般的中國人不可信任,但共產黨不一樣。因為蘇聯共產黨幫助蒙古人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國,因此也相信中國共產黨不會壓迫蒙古人。我們真是太愚蠢了。

 

  楊海英,《在中國與蒙古的夾縫之間》

 

  歷史總是不斷的重演,說到台灣的現況大家多半會提起簽署「和平協議」的西藏/圖博、97年回歸承諾「50年不變」的香港和現在進行式廣設集中營滅族的新疆,但其實不只上述三者,蒙古人也曾被中共甜蜜的謊言和許諾給欺騙,不僅出兵幫助解放軍平叛藏人起義,以為能效仿蘇聯扶持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聯邦國家,最後卻落到被屠殺肅清的下場。

 

  《在中國與蒙古的夾縫之間》是作者楊海英以烏蘭夫的一生闡述蒙古民族未竟的建國夢,之所以對本書有興趣是被作者的另一本著作《沒有墓碑的草原》給吸引,而吸引的理由膚淺糟糕的我想自殺謝罪:書名悲傷的很帥氣。

 

  對,因為封面設計和書名很吸引人,即便我對文革史有所涉略,但對文革始於內蒙自治區和蒙古人於文革其遭受大屠殺的歷史完全不知道,焦點全數放在漢人史觀和其文獻;明明整個中國都動盪不安,可卻連想都沒想過少數民族自治區已經處於弱勢的少數民族經歷了些什麼,某種程度算是大漢史觀/漢人本位主義很完美的體現在我的思考迴路裡呢(眼神死)

 

  或許是從小接觸的歷史文化對邊境/塞外民族的敘述詮釋就是蠻夷之邦、文明落後飢餓貧窮才會想要南下侵擾中原,各種文本都不斷傳遞重複著蠻族燒殺擄掠妄圖征服中原,而邊疆的守軍又是如何艱苦的與其對抗這類漢民族為主體的史觀,所以看到清宮劇朝廷鎮壓蒙古覺得好棒棒、準噶爾部被平好棒棒,蒙古人和日本人合作……嗯,如果早個幾年看到日蒙(滿州國)歷史我肯定會大罵漢奸,但現在看到只覺得惆悵唏噓,跳脫漢人視角/大中華思想來看真的是格外諷刺殘酷呢。

 

  由於清朝與中華民國的殖民迫害,在日本自日俄戰爭起開始將勢力入侵東北時,蒙古民族就決定與日本合作,以期能夠擺脫漢族對他們的統治,而日本基於戰略和其他考量也承諾會讓蒙古獨立,這段歷史同樣我早個幾年看又要罵漢奸(乾),但現在只覺得「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和「幹得好」,只要轉換立場就會發現歷史並不只有一種觀點和事實,明明是受害者卻被寫成漢奸(蒙奸)和加害者,這歷史定位顛覆讓我重拾過去沒認真看的近代東北史和以抗戰為背景的歷史小說,簡直各種洗臉和不忍直視(д)

 

  不過日本侵略中國也是事實啦,只是換成蒙古族角度來看會覺得:艸!起義的時刻來了!兄弟姐妹們!讓我們舉兵和日本合作幹翻那群漢族成立蒙古國哦哦哦哦!!!

 

  結束冗長的鋪陳交代,讓我們回到重點:一個蒙古人未竟的民族自決之夢。

 

 Ulanhu_at_ww2  

  烏蘭夫,烏蘭夫的意思是「紅色之子」。

 

  曾經留俄通曉俄語與蘇共理論的蒙古人烏蘭夫,為了實現民族自決、成立蒙古人的自治國家,在1946年日軍撤出內蒙後由烏蘭夫整合統一各組織,相信中共給予的承諾並與其合作,擔任內蒙自治區的領導人倡導民族文化復興,並引用列寧的分離獨立權論來證明其正統和表明支持共產主義;雖然是共產主義者,但烏蘭夫更是一個蒙古民族主義者,早在1951年就提出保護牧場、禁止開墾的政策,認為土地問題就是民族問題,極力希望能保存內蒙草原的原貌和倡導蒙古語言和文化,但這都在中國的洗人口政策和無視環境問題的農耕至上文明思想入侵下破滅。

 

  中共雖然承認內蒙自治區,但當地的醫院和商店甚至沒有蒙古語招牌,官方語言是蒙文但公文往來都是以漢文書寫,蒙漢人口比是懸殊的一比七(日後更達到一比九),而漢族更在中央支持下恣意破壞草原開墾農地,認為這是在幫助蒙古族將「落後的遊牧地」變成「文明的農耕地」,是理所當然的社會主義建設。

 

  這樣自我優越的漢族主義和毫不掩飾的同化政策當然激起蒙古族的反彈與不滿,捍衛蒙古文化的烏蘭夫提出「反大漢民族主義」予以駁斥,強調「在我國(中國)的歷史當中,民族壓迫的制度久遠」,並提出許多例證:以內蒙古為例,在滿州國時代由於日本廣設學校普及教育,推廣學習日語、俄語和漢語等外國語言,受近代思想影響而覺醒的知識青年數以萬計,一流的技術人才也比中國本土多,但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的中國人卻視少數民族為野蠻人…

 

  有沒有一種熟悉的既視感?這不就是當年的台灣嗎?

  當初台灣接收中國難民和國民黨政府來台,日治時期培育的知識份子和擁有專業技術的人才也被國民黨視為次等人,不用談台人治台,想要參政被剝奪資格、邊緣化不說,甚至在228就直接殺掉了,還真的是…唉。

 

  從中共建國到現在,敢在中國共產黨員面前直接談「反大漢族主義」的人只有烏蘭夫,但這個詞彙在中國人耳中聽來萬般刺耳,根本就是在分裂民族,以致在現在公開的《烏蘭夫文選》中「大漢族主義」被竄改為「大民族主義」,試圖淡化烏蘭夫曾經對漢人與中共政權的批評責難。

 

  曾經的建國夢早已破滅,就連僅有的自治權也守不住,內蒙古人民自治區淪為名存實亡的地理名詞,一度相信中共會讓蒙古族獨立、效仿外蒙建立聯邦國家的烏蘭夫在1966年五月一日失勢,他是全國自治區和省的領導人中最先被打倒,也是少數民族領導人最先被鎖定的;毛澤東藉由肅清烏蘭夫鞏固北部國境的防線,進而得以順利展開全國性的文化大革命,同年「反大漢族主義」被定調為「民族分裂主義」,目的是搞獨立國,以此為藉口開始肅清烏蘭夫集團,並幫整個蒙古族定罪,開始系統性的屠殺迫害。

 

  中共在1969年七月政治決定分割內蒙古自治區,舊滿州國領土、過去的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管轄之下的地區被割給東北三省,西邊的阿拉善地區則被讓渡給甘肅省和寧夏回族自治區,剩下的三分之一內蒙自治區也在同年12月被北京居區直接管轄,全面導入軍事管制制度。

  文革期間各自治區或各省只有內蒙自治區受解放軍管制。

 

  ……歷史真的是不斷在重演,新疆現在不過是在重覆當初中共政權對蒙古族做的事嘛,而烏蘭夫還是主動和中共合作,結果還不是落到這樣的下場,利用完後就清算,整肅完後過個幾年再來平反,死後不僅成為中共口中的「卓越的民族工作領導人」,蒙漢融合成功的模範樣板,他倡導的蒙古民族自決和其貢獻也被掩蓋甚至扭曲成對中共政權的認同效忠,簡直利用到一個極致啊。

 

  看完本書最直接的感想就是:與虎謀皮。

 

  與中共講道理、簽協議或是相信承諾一起合作,有西藏、香港、新疆和蒙古的例子在前…台灣人吶,睜大你的眼睛仔細看著,你究竟想要怎樣的未來?

 

 

  書名:在中國與蒙古的夾縫之間:一個蒙古人未竟的民族自決之夢

     中囯とモンゴルのはざまで:ウラーンフーの実らなかった民族自決の夢

  作者:楊海英

  出版社:八旗文化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