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986035483170000 

 

  妳的世界不在乎妳想要什麼。

 

  羅莫茲科,《少女與魔馬

 

  少女瓦西婭在「霜魔」莫羅茲科的協助下拯救了自己的家園,卻因此被心懷恐懼的同胞當作巫女逐出故鄉,為此她雖然難過但並不氣餒,既不選擇結婚也不準備進修道院,尤其是在知道世界是如此的遼闊,她想騎著馬去踏遍世界,但理想遠不如現實來得美好…

 

  劇情承接《熊與夜鶯》,瓦西婭離開北境故鄉展開冒險進軍世界莫斯科,雖然羅莫茲科並不覺得瓦西婭的決定是對的,還是傲驕地給予支持並在旁默默守候,並建議她女扮男裝,畢竟這個世界對落單的女孩並不友善,尤其是像瓦西婭這樣富有主見、拒絕成為男人附屬品的女性,和父權體制硬碰硬絕非上策,所以瓦西婭就華麗地變身成少年瓦西里,騎著戰馬用她的聰明勇敢來挑戰世界證明自己……

  前提是絕對不能露餡,不然只有嫁人,當修女或死亡這三條路可選,還會讓家族蒙羞、牽連兄姊性命與仕途(但起碼沒有要親人動手的榮譽處決,我很阿Q的自我安慰);對照羅曼史路線的女扮男裝設定簡直殘酷到了極點,但世界就是這樣,它不在乎你想要什麼,也不會因為你而停止轉動,你只能起身對抗或選擇臣服。

 

  遠嫁的長姐如今已是尊貴的賽普柯夫王妃,但她的生活與選擇卻徹底粉碎瓦西婭對童話的憧憬想像:不是童話般夢幻的和王子比翼雙飛,而是待在高塔大門足不出戶,並以此教養女兒複製一樣的人生。

  八年不見的兄長雖然態度一如以往地護著自己,但對她的行為選擇卻是全然的否定,讓她認為兄長愛的是小女孩瓦西莉莎,而非能馭馬追敵的少女瓦西婭,兄姐對自身的否定比起社會對女性的惡意更讓她感到受傷無助。

 

  嫁人然後生兒育女,女人的價值是否就只有如此?

  難道非得順從社會期待、做個聽話的乖孩子才能得到親人的愛與肯定嗎?

 

  爾虞我詐又封建世俗的莫斯科不僅擴大了瓦西婭的眼界,也將她捲入政爭陰謀的漩渦,性別反轉的荒謬諷刺也因此深放大的凸顯出來:同樣的行為,身為男性就備受讚譽得到肯定,下面少一根就是不檢點、讓家族蒙羞的瘋女人,明明本質一樣,卻因性別而有天差地遠的差別待遇,即便那是背景合理的14世紀封建羅斯,但在閱讀時你很難不為瓦西婭抱屈難過啊不就下面多了一根,有雞雞了不起啊?不幸的是對很多人來說還真的很了不起。

 

  面對世界的惡意與殘酷,女孩被迫學會長大,雖然後面的發展快進的讓我有點莫名其妙,還以為是自己漏看了什麼,但整體而言劇情高潮起伏不說,角色個個豐滿有層次不過那個誰誰誰的動機我覺得太有針對性,瓦西婭的成長與內心刻劃不僅細膩且帶入感十足,融入史實設定更讓我期待後續發展(對,我的重點是歷史,是歷史!!!!),超級期待那位大公表兄會如何處置瓦西婭和兄妹三人接下來的命運,敲碗坐等好評完結的第三集!!

 

  皮埃斯:神靈的消亡是呼應信仰是否存在(從記憶消亡)的設定又狠虐了我一次。

 

  瓦西婭的表兄:狄米崔,德米特里˙頓斯科伊(Dmitry Donskoy)

  他是莫斯科第一位敢公開挑戰蒙古權威的王子,領導其他公國在庫里科沃之戰打敗欽察汗國的軍隊,該戰打破了蒙古軍隊不可戰勝的神話,德米特里因而被尊稱為「頓斯科伊」。

 Dmitri_Donskoy  

 

  有點糾結的題外話:按照狄米崔的說法他繼位十年(史實1359年九歲繼位),現在應為1369年,19歲,瓦西婭的哥哥沙夏是他的表弟,按理應該比他小,但他在家排行老二,大妹歐爾嘉嫁給賽普柯夫王子(14歲嫁人),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身懷第三胎正要臨盆,就算嫁了馬上懷上並生了又懷乾超傷身,用17歲設定去解套沙夏的18歲也太勉強惹。

  書中設定:沙夏15歲進入修道院,和瓦西婭再見面已是八年後,理論上應該是23歲,狄米崔既然稱沙夏表弟,按理應該大於23歲,他在1366年與尤朵亞婭成婚(尤朵亞婭在1670年才為狄米崔誕下長子,史實兩人至少有12個孩子),所以實際上的歲數是…

 

  我算不出來(д)

 

  但如果表哥表弟是反過來的就沒問題了XD

 

  書名:少女與魔馬

     The Girl in the Tower

  作者:凱薩琳‧艾登

     Katherine Arden

  出版社: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熊與夜鶯》The Bear and The Nightingale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