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_001009   

不介紹機場,來談談旅途中和陌生人的閒聊。

 

  這次去慕尼黑搭乘卡達航空,這是我第一次有那~麼~充~分的轉機時間可以好好逛逛機場並在免稅品商店殺時間,是說之前搭法航趕的跟什麼鬼一樣,轉機時間1小時15分鐘,整個超極限,但還好因為是半夜所以過安檢都壓線還有餘裕,是說排過正中午的安檢,那個人潮和速度真的會讓人很想死=____,=

 

  OK,轉回卡達,24小時營業的免稅商店,中東土豪風情的卡達航空五星級機場,色調整體確實蠻金光閃閃的,連帶的東西價錢也很金光閃閃,看得我覺得免稅商店一點都不免稅,直到無聊逛到Jo Malone和潘海利根看到價錢,和店員攀談後才覺得「噢,這價錢好殺真的有免到」。

 20180305_004942  

  聽友人說因為歐洲機場實施宵禁的關係,很多飛歐洲的航班都轉往中東,卡達機場就是其中之一,而托中國遊客強大的消費能力之福,免稅店也幾乎都配有能說中文的服務人員,我那時只是想試試香水順便殺殺時間,就請他介紹香水然後不知道聊到啥就聊起來了。

 

  小哥是音樂學院出身,主修聲樂副修鋼琴,湖北赤壁人(對,就是三國那個赤壁,是說我外公是湖北人,但我還真不知道赤壁也在湖北),來卡達實習希望之後有機會能去做空服,如果沒辦法可能就會回國,這跨領域讓我…哦,好跳痛但是好厲害哦。

 

  小哥值的是夜班,因為客人比較少所以就比較有時間跟我聊,他說來這裡的旅客通常就是來了就買、買了就走,根本不會跟你多講一句話,像我這種願意和人攀談的還真的很少見。

 

  起手式是聊聊在杜拜機場工作的狀況,夜班有津貼,沒有銷售業績壓力(他說的),接著我就開始試探能不能聊些關於中國的…嗯,就是不講政治我們還是朋友的話題。

  他不太明白為什麼我這麼小心翼翼,我解釋因為碰過太多中國網友聊到政治就爆氣翻臉的經歷,他噢了聲表示不在意,他不在意台灣人是否表示台灣是個國家,反正這也不是爭論就能解決的事,更何況這八竿子和他打不著關係,所以要講什麼都沒關係。

 

  不會在意那我也就放開講了,我們聊了關於社會信用評價的問題(他說他不知道,我建議他去看紐時中文版)還有低端人口,中國對於言論自由箝制的打壓他也很無奈,但也莫可奈何,態度消極不過我懂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然後又聊到搬遷和戶口的問題,只是結論還是繞不出中國太大還是得要管制這樣。

 

  也聊了彼此國內的旅遊經濟,說到中國國內景點幾乎處處都要收費且一年比一年貴他也是無奈,不過人多很多設施都需要清潔維護,這樣想倒是能比較釋懷些,只是講到旅遊宣傳文宣我們一致公認彼此的觀光局根本沒用心在做,看看隔壁日本精美的例子,再回過頭看看自家那擺明就是有做就好的交差敷衍,簡直眼神各種想死(扶額)

 

  聊到一半他被小夥伴喊過去解決結帳問題,問題解決後就帶了一團小夥伴過來繼續聊,這些年輕姑娘都是中國人,不過家鄉都不盡相同,四川姑娘說的四川話我覺聽不出什麼特別的鄉音,然後聽到我是台灣人立刻就開心的說「台灣腔耶!真的跟偶像劇裡的一模一樣呢」,讓我!!!!?

 

  那個,台灣偶像劇稱霸中國市場的年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吧,怎麼大家都還這麼熱情啊?果然是世代問題嗎?

  當年追台灣偶像劇的孩子都長大了,一種微妙的雛鳥情節這樣XD

 

  嗯,我個人是不太清楚所謂的台灣腔是什麼啦,只是看過網路上中國網友說台灣人說起話特別軟萌,吵架都像是在發嗲,這又讓我…

  呃、我聽過這麼一個說法,當初KMT多數的掌權高層都是南方人,南方的吳儂軟語成為國語的主流派和天龍高社經主流口音,而基層來自不同省份的榮民操的外省口音就被淡化或是被視為非主流口音,導致台灣人的國語腔調多為中國人聽來軟綿的南方腔而非硬派的北方調。

 

  跟小哥那群小夥伴交流話題就比較偏流行文化,然後講著講著我脫口而出「你們中國人巴拉巴拉」就被他叮嚀「你不能這樣說」,在他們面前說沒關係,但在其他中國人前面就最好不要,誰知道那會不會是激進的民族主義者或忠黨愛國的小粉紅,讓我莫名抖了一下。

 

  這種說話也要自我審查的機制好煩哦,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的頭像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及時行樂。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