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_1552290601_94176_s3  

 

中國對澳洲的經濟很重要,但是,澳洲的主權值多少

 

  作者在序言中提到澳洲國內有許多質疑比起反中難道挺美就比較好的嗎」的言論,他的回覆是:為了保持與美國同盟的關係,也許真的犧牲了一些獨立性(主要是國防政策方面),但經過十幾年的「美國殖民」,我們真的有感到日常生活或民主自由受到這個外國強權的限制嗎?

 

  這濃濃的既視感講的不就是台灣嗎!!!!!!!?

 

  本書爬疏了中共統戰與愛國主義的成因脈絡與其應用,解釋中共如何在國際上營造建良好形象與實行侵略擴張之實的手法,以中共在澳洲展開的實驗與全面性滲透作為實例分析並提出警告,讓我看得又再次崩潰。

  哦……乾,這講的就是台灣嘛,澳洲都能玩成這樣了,號稱「同文同種」和擁有一堆滯留在台、熱切想回歸祖國的中國難民的台灣狀況豈不是更加糟糕?

 

  有鑑於一般人對中共「愛黨愛國」的愛國主義洗腦刻板印象,作者在書中解釋這是北京精心設計形塑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世界觀,並非過去單純教條灌輸和文革時期的讚揚宣傳式。

 

  六四天安門事件和91年蘇聯解體讓人民對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合法性產生動搖和質疑,中共高層意識到除了開始成長的經濟,一個共享的意識形態比個人利益更能把一個國家給凝聚起來。於是在90年代初,中共以驚人的速度打造出了一套圍繞著新國家敘事的意識形態,這套意識型態的核心,被以下兩書的書名給掌握:汪錚的《勿忘國恥;中國政治與外交關係中的歷史記憶》和白邦瑞的《2049百年馬拉松》。

  六四天安門事件兩年後,中共開始透過教育來創造一整個世代的愛國者,教育年齡從幼稚園到大學:以愛國主義為中心,從中國受盡列強迫害的屈辱(封建統治者的錯)到1949年中共「解放」了全國(打倒國民黨所代表的舊勢力與資產階級),自此黨讓中國走上一條輝煌之路,要復興泱泱大國的榮耀。

  這套新敘事從根本上重新詮釋了中國歷史,從建國之初編織的階級鬥爭(反對封建、反對壓迫人民的舊勢力)到現在,轉化為中國如何反對列強欺凌的故事。

  這是一個使中國人反對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民族主義故事。

  如果天安門一代自認是中共的受害者,新一代的則會自認是殖民主義的受害者。

  新的愛國者會將他們的憤怒朝外,而非朝內。

 

  汪錚在他的著作末尾點出,愛國主義教育活動很能夠解釋為什麼「中國民眾的社會運動,從1980年代的對內、反腐、反專制的民主運動,迅速轉變為1990年代對外、反西方的民族主義運動」。

  中國共產黨:事前控制人民的思想,就不必事後控制人民的行為。

 

  澳洲頂尖的中國事務專家之一、也是澳洲人文學院前任主席約翰˙費茨傑拉德總結中共的思維如下:

  對於有領土紛爭的地方,北京會回溯數百年,好針對它可以用武力「收復」的領土、領海,來主張歷史上曾經擁有。既然一個國家不能侵略它自己,於是中國高層就認為,只要主張是收復「失土」,人家就不可以說他們侵略了任何人。

 

  雖然早就對中共宣稱「台灣是他們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感到麻痺,並能淡定地用英美歷史去反嗆叫戰,但看到這套解釋還是覺得毛毛的…怎麼可以那麼陰險不要臉(翻桌)

 

  作者(和絕大多數人)本來以為滲透和指導澳洲華人的種種規劃,其首要目的在於反制和消滅異議與批評的聲音但除了這個「消極」目標外,還有一個積極的目標--利用僑民改造澳洲社會(金援親中政客或用民主方式讓親中政客入閣),使我們都同情中國(購買或金援澳洲媒體,讓他們報導親中新聞,呈現北京想要的中國形象),易於讓北京控制。然後,澳洲就會幫助中國成為亞洲霸主,最終成為世界霸主。

 

  傑夫˙韋德說,「中華民族」(Chinese nation)的概念是二十世紀發明出來的,「以合理化中國人對歐亞大陸其他民族的統治和控制」,包括西藏和新疆,而且經常也含括了海外華人。

  「民族」這個概念可以根據上下文而意指國籍(nationality)、人民(people)、族群(ethnic group)或種族(race)。北京現正鼓吹中國人民的概念,來為漢人統治非漢人地區正名。

 

  杜建華總結其對僑務工作的細緻研究,提出警告說:海外華人在澳洲、紐西蘭及他國增長人口,「其作用在於形成財務與技術資源,慢慢成為隨時能派上用場的軟實力,以推進、支持北京在全世界的擴張」。海外華人「有潛力變成一支具有高度協調性的民族主義勢力,在政治上動員起來,以跨越國界的忠誠,對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產生影響」。

 

  關於中資:

  包括澳洲前總理約翰霍華德在內(他說過:我們對中資所採取的標準,不能和日資或美資有所不同)的許多政客和財團都對中國有深深的誤解,認為中國的一百六十三萬家私企都有黨委會,這僅是「中國政治制度的一個自然結果」,沒什好大驚小怪,如果因此將中資和共產黨(北京)有所連結,那就不用做生意不用和中資合作了。

  但事實是,中資就是不同。

  不管美國公司有什麼毛病,它們不會輕易聽從華盛頓的指揮,為服務美國戰略利益而行事。而且若真能誘使它們從命,它們就必須面對生氣勃勃的美國公民社會,追根究底的美國媒體也會要它們負責。

  現代中國經濟是一個黨企業複合體。

 

  關於中資在澳的收購狀況(先不提礦業、電網和媒體),作者舉出幾個攸關國防主權的例子:

  2015年達爾文港以99年為期,租給一家與中共密切相關的中國公司。

  2014年中國招商銀行以17.5億澳幣買下紐卡斯爾港,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炭媒出口港,附近有威廉城空軍基地。

  墨爾本港在2016年賣給一家企業集團,其中20%的股份由中國國營的主權基金「中投海外」持有。

 

  關於中國在澳洲的第五縱隊:

  第五縱隊的成員包括許多這塊土地上最有勢力的企業家,他們很肯定自己「知中」,並認為澳洲的未來最重要的就是要靠雙方加深經濟關係,不可以讓政治及「價值觀」的差別來擋道。

  他們表現出他們做的是有助於「國家利益」,但我國的「國家利益」總是剛好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這事是可不是剛好。

  為中國打圓場的人士對於自由的重要性及其所面臨的威脅,一再予以淡化或閃避,或他們堅持說,經濟成長是保障自由的最好方式,彷彿金錢可以買到法治,而不是腐化了法治。

 

  ……親中政客對主權、經濟和國家利益的說詞真的是放諸四海皆準呢(心累)

 

 

  政治歸政治,學術歸學術?

  關於中共對西方學術界研究和出版的限制干涉,一般大眾還是很籠統地停留在限制論文發表和期刊收錄,頂多就是影響出版自由,並不是很在意或明白其中意欲,直到看完本書我才了解中共想要的是什麼。

 

  費約翰:中國教育部已經開始外銷其干涉主義的學術管制風格,這些做法在國內乃是慣常實施。

  中共現在的目標是要影響澳洲(全球)學者的研究及公開言論,或使之消音。如同美國中國事務學者林培瑞所觀察的:關鍵是說服學者心甘情願自我審查。

  第一個是把「不友好」的學者列入黑名單,拒發簽證不讓學者進入中國從事研究調查。這對在獲取專業知識上已經花了十年或二十年的學者來說,禁止他們去中國等同斷送他們的職業生涯。

 

  這讓中國研究學者在公開場合謹慎表達自己的觀點,也讓年輕一輩對中國感興趣的學者把研究轉到政治上不那麼敏感的領域,比如文化史。

  曾強烈批評中共政權的海外學者私下抱怨,說澳洲大學不肯邀請他們來講學。

 

  澳洲中國觀察家羅萬˙克里克得出結論:澳洲的大學已經嚴重地放棄了對當代中國或中國史持續且真正獨立的分析能力。

 

  如果學者不自我審查,校方就會替他們審查,這種自我審查壓力來自與各大學的財務聯繫,包括孔子學院及澳、中大學之間的各種合作(2016年澳洲各大學與中國大學之間有幾乎一千一百項正式研究合作協議),此種狀況對大學管理者是一種引誘:要以「友好的」方式對待中國,還要對抱有批判態度的學者施壓,確保他們不會惹麻煩。

 

  這是以澳洲為例的學術界自我審查,對澳洲政府而言這樣的結果可能導致他們在外交和各種與中國有關的政策上做出誤判,而對台灣而言這不僅僅是國際能見度的問題,而是攸關左右各國對於西太平洋、南海和台海情勢的政策立場。

  《島嶼無戰事》的作者寇謐指出:北京當局利用金援迫使西方國家的大學和智庫自我審查,因害怕激怒金主而縮減准許討論的範圍,以致這些學術機構也跟著減少對台灣問題的討論,結果在了解兩岸關係將會如何發展所需要的那種比較細微的資訊,就無法在這些學術機構中找到,因為這些必要資訊不是被忽略,要不就是被壓抑。

  另外一個問題則是出現在外國的台灣問題「專家」身上,他們主要是大學學者和各智庫的研究員,經常會對自己的國家政府官員提供建議、在具有影響力的專刊和雜誌上發表文章、在會議上演講,或在電視和電台的談話性節目裡擔任來賓。

  中國政府、企業、金機會和私人金主最近大大增加對這些智庫和研究中心的資助,發揮實質影響力讓智庫學者們選擇是否要接觸(或放棄)台灣問題。

 

  最後補充一個在《無聲的入侵》看到最好笑又悲傷的案例,2015年澳洲記者披露有間公司買下安全情報組織總部對街的一塊開發用地,其中一角距離安全情報組織80公尺。主導該公司的是中國富豪梁光偉,有解放軍背景。

  距離澳洲安全情報組織80公尺的一棟五層公寓大樓是一個完美的地點,方便監視出入總部的車輛交通。這麼重要的地點在賣給有解放軍背景的公司前從未做過任何審查與評估。

 

  澳洲首都領地的首席部長安德魯˙巴爾不僅接受了該公司的邀請在動土儀式挖了第一鏟,還說任何人若質疑這項出售案,他就是「種族主義者」。

  他又說,若有什麼國安問題,那也是安全情報組織的錯,誰叫它把總部蓋得那麼靠近住宅區。

 

  澳洲國防發條鬆成這樣沒問題嗎?

 

  有沒有很強烈的既視感?

  簡直就是澳洲版的柯嘛。

  #論中資審核和代理人法案的重要性

 

  非常沉重但真的不得不讀的佳作,對我來說一次翻完會承受不住,所以都是早上在吃早餐這段時間翻的幾頁慢慢消化太恐怖了所以超級醒腦,目前還在閱讀進行式,但有鑑於當前局勢,覺得一定要來和大家分享QwQ

 

  書名: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

     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

  作者:克萊夫.漢密爾頓

  出版社:左岸文化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